女子高生放学后

结束仪队练习,晴媱踏着轻盈的脚步,跟其他队员们走向教室。

操场边扬起一片微风,温柔地掀起她短短的裙摆,爱抚、亲吻她吹弹可破的白嫩大腿。

晴媱敏感的小穴一阵抽搐。跑道边男老师们火辣辣的视姦,让晴媱的下体再度喷出泉水,高潮的欣快感让她差点又要浪叫出声…

「呀∼」「讨厌∼」「色色的风∼」学妹们还沒适应超短的仪队百褶裙,一个个都面红耳赤,手忙脚乱地压住裙摆。

看着学妹们楚楚可怜的模样,晴媱会心一笑,回想起自己刚入选仪队的时候…

一年前的她,也像学妹们一样既保守又害羞呢!

当初领到那件裙子的时候,晴媱甚至很慎重地考虑,是不是应该要退出仪队了…

那件裙子…实在是太短了。即使她再怎么往下拉扯、再怎么小心翼翼,性感的小裤裤还是会随时让人家看到…

「老师…」虽然晴媱从小就很羡慕仪队的美丽大姐姐,但权衡轻重,她决定放弃童年的梦想。「这个裙子…好短…我…我…可不可以…不要参加仪队……」

「啊?为什么想退出仪队啊?妳是我们的下届队长耶?」台上的老师忙着发制服,沒有听清楚晴媱想退出的原因。

「老师…」晴媱发现整个教室的视缐都转了过来,让她愈发的不好意思。「老师…我…人家…不敢穿这个裙子啦…」

晴媱话一说完就后悔了。

本来同学和学姐们都只看着她的俏脸,这会儿却通通都下移了几度角,看向她死命遮掩的美腿。

「晴媱,妳的腿好美呀…」「晴媱,妳保养得好好喔…」「学妹的腿真是漂亮啊…怎么会想要退出仪队呢?」

「哦…」台上的老师注意到晴媱的窘态,「晴媱妳拿错裙子了啦!妳的腿那么长,这件裙子当然是短了一点…」

老师扶扶眼镜,看向手上的清单。「我瞧瞧…我瞧瞧…晴媱……二十二腰。喔…难怪妳会拿错裙子…」

「二十二吋耶…好细呀…」「晴媱…妳比我高那么多,腰围居然比我还细…」「学妹的身材真好啊…人又长得漂亮…」「小柳,如果妳晚一年出生,恐怕队长就不是妳啰…」

四周的赞嘆声让晴媱红透了耳根,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可以马上钻进去。小柳学姐是现任的队长,更是远近驰名的大美人。晴媱虽然知道自己很漂亮,但她不认为小柳学姐会比不上自己。

「啊…」台上的老师翻了老半天,「晴媱,适合妳的裙子现在沒有货喔…二十二腰里面最长就是那样了。妳要不要先穿二十三腰的啊?」

「来来来,试试看这一件…」

面对身前的一百多道目光,晴媱真是欲哭无泪。虽然教室里全都是女孩子,可是她从来沒有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换过裙子呀…

更何况……老师拿来的新裙子虽然长了一点点,但晴媱一看就知道还是太短。

一定要现在换吗?能不能先请大家不要盯着人家看呀?晴媱轻轻咬着下唇,羞答答的美态让四面八方又传来小小声的赞嘆。

「天啊…好美的同学呀…如果我是男生,一定会被她迷死的…」「学妹真是漂亮啊…出去比赛一定会让裁判全都神魂颠倒…」「怎么办?我觉得我爱上学妹了…」

晴媱看着那件超短的裙子,她实在是羞得快要晕倒了。她觉得可能要二十四腰才有适合她的长度,可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……何况二十四腰对她来说也太松了…

「老师,」小柳学姊很细心,「学妹的腿这么长这么漂亮,二十三腰的应该也太短了…」

「对呀!不然学妹还是先穿学校制服吧,反正有一件制服裙也是要改短的…」另外一位学姐说。

仪队平常在校内练习,多半只是穿改短的普通校裙。只有对外参加比赛或活动,才会换上正式的仪队制服。

「哦…这样也好。」老师点点头,「小柳妳帮晴媱整理一下吧,其它同学继续来领制服…」

「学妹,妳好害羞喔…」小柳帮晴媱拿起桌上的校服褶裙,「不用担心啦,仪队的裙子沒有妳想像的短,不会让妳春光外洩的…」

「学姐…」晴媱接过裙子,娇滴滴地换上。「队长不是还沒要改选吗?老师怎么说我是下届队长啊?」

「拜託!学妹!」小柳嫣然一笑,轻轻拍着晴媱的小脸蛋。「像妳这么美的女孩子上哪去找啊?就算妳不想当,別人也不好意思跟妳抢啊…」

「对呀对呀!」旁边另一位学姐已经操起剪刀,开始在晴媱的裙摆上比划了。「只要学妹妳不是运动白痴,不会把木枪掉到地上,那下届队长就一定是妳了……小柳,这个长度差不多吧?」

还沒有等到晴媱反应过来,学姐已经一刀剪下去了。晴媱当场尖叫出来!

「太短了啦学姐!太短了太短了!」晴媱真是急坏了。她今天是穿这件裙子来上学的,待会儿还要挤公车回去呢!

「不会啦,学妹…」小柳安抚着晴媱,「妳的腿这么漂亮,这样的裙摆还嫌太长了呢!到时妳的仪队裙应该还会再短个一两公分的…」

天呀!还要再短呀?晴媱觉得真是晴天霹雳。这样的长度跟那件二十二腰的差不多嘛…只有笔直站好的时候才不会走光…一但走起路来、或是微风一吹…那还不是有穿跟沒穿差不多?

从小到大她都是乖乖牌、好学生,从来沒有穿过遮不住大腿的裙子…看着长长的裙摆寸寸飘落,晴媱真是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…

穿着短到不行的裙子,晴媱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。背起簇新的书包,两只手紧紧捏着裙摆,晴媱踏着可爱的小碎步,无比艰难地朝公车站牌迈进。

一踏出校门,她就觉得好可怕好可怕、脑袋几乎要变成一片空白。

路上的每一辆车子、每一位路过的男人,好像都盯着她白嫩的大腿不放,让她羞得完全抬不起头来。

对面的男人似乎都对她指指点点、十几公尺外的交谈声彷彿都在讨论她的短裙美腿…

晴媱一边胡思乱想,一边羞答答的低头走着。她不敢走得太快,深怕裙子的摆动太大、又怕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。

心情紧张的晴媱不断冒着香汗,润湿的制服上衣逐渐变得透明,露出里面的蕾丝镂空胸罩,还有少女白皙迷人的肌肤…

虽然她一直努力按着裙摆,但是从学校出来后不久,侧背的书包摩擦她的短裙,已经将一边的裙摆高高撩了起来,露出她半边的美臀和性感小裤。

晴媱身后很快就跟了数十位男人,尾随着她过马路、上天桥、偷拍诱人裙底。再经过高高低低的骑楼、映照了少女美腿的镜面地闆、反射着裙内风光的路面积水,最后在目的地的公车站牌旁排成长长一列。

站牌旁似乎闻得到晴媱的体香,每一位男人都是如痴如醉。每一台照相手机都存满了晴媱的倩影,有几个人甚至交换了名片,希望能取得短裙美少女每个角度的性感记录。

公车很快就来了。

男人们一个个争先恐后,却都非常绅士地礼让少女先上车。他们争夺的只是靠近门边的位置,以便近距离欣赏晴媱的裙下风光。

晴媱上车之候,男人们才一拥而上,死命接近她的身边,准备享用她青涩幼嫩的迷人胴体。

紧紧夹在几个男人的中间,晴媱的俏脸红得不能再红了。她的粉颈、耳后、白玉般的乳房,也都抹上了一缕彩霞。

男人们都非常积极进取。一个个先用手背摩擦试探,然后转过手心用力按压,很快都在晴媱的美腿和双峰上恣意探索了起来。

晴媱觉得好羞耻、好自责。为什么自己穿得这么暴露、这么性感、这么引人犯罪呢?穿上这么短的裙子,露出大半截的粉腿,当然会被公车色狼给盯上呀…

讨厌讨厌!学姐妳把人家的裙子剪太短了啦∼

晴媱一点都不怪这些男人。是她自己勾引人家的,怎么可以再错怪別人呢?

从小到大她的衣着都很端庄,从来沒有遇过色狼的侵袭。今天穿了这么诱人的裙子,当然就要有被欺负的心理准备了。

晴媱沒有意识到,她嘟着小嘴、任君採摘的娇俏样,带给身边的男人多大的快感…

晴媱也完全沒发现,自己的乳房已经高高挺起、正享受着男人们无微不至的爱抚…

她敏感的处子小穴也已经被挑起了情慾,开始分泌一滴滴晶莹剔透的芬泉浪水…

少女的体香很快就填满了狭小的空间,成为最好的催淫剂和壮阳药,让女孩和男人们的唿吸都越来越急促了……

晴媱渐渐觉得身子好热、好烫…她的胸口怦怦跳着,有点喘……却又有点……舒服…

「嗯……」晴媱不经意地发出一声娇吟。羞耻却又酥麻的感觉,带给她未经人事的胴体极大的快乐。

「…嗯……不…不要…停…停……停下来……嗯……嗯……那里……不行啦……」

「……讨厌……嗯……嗯…哦……哦……停…停啦…哦……噢…嗯……嗯∼∼∼∼」

「…呀………嗯嗯……嗯∼∼啊…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…嗯…哦……嗯………」

紧紧地挤在人群当中,晴媱短短的裙摆已经被完全掀起,性感的小裤也已经褪到了膝窝处…

半透明的上衣已经完全解开了,前扣式的胸罩早已松脱,正被两个男人争夺着。

好几只大手在晴媱的香臀、美腿、和私处游移,泊泊流出的淫水是他们最好的润滑剂,将晴媱本来就光滑的娇肤更是涂得银漾水亮…

「不……对不起……求求你们…不要…停啦……人家…不是故意…穿这样的………」

「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啊……不…不要……求求你们……啊!!……哦……」

「…呀……嗯……嗯…不……不要……那是……人家的……内裤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晴媱的内裤永远地离开她了。越来越多的男人加入了情慾的飨宴。

晴媱不再是站着的了,她被男人们温柔地抬起、仰卧、捧在半空中。身上的每一吋肌肤都有一只手掌负责,挑逗、爱抚着她敏感的娇躯。

即使是被挤得较远的男人,也都可以看到晴媱完全裸露、闪耀着淫水的玉腿、芳臀、嫩穴、还有变成粉红色的两座雪岭山峰。

「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呀……嗯……哦………天哪……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…」

「嗯……好痒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…不……不…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…呀……嗯…」

「…嗯……噢……嗯…轻一点……嗯…哦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…嗯………」

晴媱的意识渐渐迷失了。她觉得好快乐、好舒服!可是理智却又告诉她,应该要觉得自己好下贱、好堕落!明明是被人家欺负,可是全身上下却不断传来快乐又舒畅的激情讯号…

晴媱诱人的身子优雅地扭转、舞动,迎合着身边狼群的爱抚。制服上衣和短短的裙摆像是仙女的彩带,指挥着一只只粗糙的大手,盡情开发她不为人知的性感带…

「嗯……啊…哦∼∼好∼∼好舒服∼∼嗯∼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嗯∼∼噢!!!」

一位色狼放开了胆子,将舌头探入晴媱的小穴,让她兴奋地浪叫出声!

晴媱的声音越来越娇嗲甜腻,天籁一般的呻吟让男人们更加精神百倍。

「哦∼∼∼啊∼∼嗯∼∼好痒∼∼嗯∼∼嗯∼∼不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哦∼∼噢∼∼∼啊∼∼∼呀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啊!∼∼不行∼∼人家∼∼人家∼∼要下车了∼∼求求你们∼∼大哥哥∼」

晴媱灵台的最后一丝清明,让她意识到快到家了。她温柔地将身上的大手拨开、踢着小腿挣开男人的掌握、将掀起的裙摆往下抚平、使盡最后的气力按下下车铃。

男人们恋恋不捨地放下晴媱,不过手足痠软的她差点就站不起来了,还要靠身边的男人托住她的双乳,才不至于跌倒。

「嗯∼∼对∼对不起∼∼哪一位大哥哥∼拿了∼人家的∼的∼内裤∼还有∼胸罩∼」

晴媱实在是羞到了极点。可是她又不希望自己的贴身亵衣沦落在男人的手里…她一边整理上衣的扣子,一边鼓起了勇气跟男人们交涉。

「嗯∼∼求求你们∼∼大哥哥∼∼那是人家∼人家∼∼最喜欢的∼∼内裤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嗯∼∼∼沒∼沒有人∼∼看到吗?∼∼拜託∼∼拜託啦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真的∼∼沒有人∼知道吗?∼∼∼对∼对不起∼∼我∼我∼要下车了∼∼」

虽然距离门口只有几步之遥,但晴媱只能一吋、一吋地挤出去,还要不时拨开贴到身上的大手。

「嗯∼∼啊∼∼∼嗯∼∼嗯∼∼啊∼∼∼拜託∼∼借∼借过一下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呀∼∼嗯∼∼对∼对不起∼∼能∼能不能∼让一让∼∼∼嗯∼∼啊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大哥哥∼∼哦∼∼不∼∼嗯∼∼嗯∼∼∼呀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哦∼∼谢谢∼∼谢谢司机先生!」

虽然身上的衣裙凌乱不堪、沒有穿内裤和胸罩,晴媱仍然沒有忘记应有的礼貌,下车前照例感谢开车的司机大哥。

晴媱的谢谢并沒有白叫。因为好心的司机先生不但搀扶她下车,还温柔地帮她抚平胸前的上衣皱褶、探入裙下擦拭她湿得不像话的诱人小穴…

晴媱的理智崩溃了。

虽然处女膜还在,但是公车上的淫乱景象,对她的理智来说已经跟轮姦差不多了。

无法面对自己淫荡、骚浪、高潮迭起的肉体,晴媱的理智决定冬眠起来,退守到意识的最深处。

沒有人发现晴媱的改变。

她仍然是那位腼腆害羞、娴静恬雅、纯洁无瑕的气质美少女。

可是只要一穿上迷你裙、裸露出光滑幼嫩的大腿,晴媱就会立刻摇身一变,成为渴求爱抚、喜好暴露、擅长勾引男人的狐媚小淫娃。

晴媱非常清楚,穿着迷你裙的自己有多么迷人、多么漂亮、对男人多么的具有杀伤力。

从前总是天天加班的爸爸,现在却总是准时回家吃晚餐。

因为家里面的绝色少女,不但比外头的野花更漂亮,也穿得比野花更清凉、更性感。

「爸∼人家好不好看?」

晴媱穿起全套的仪队制服,娇滴滴地在客厅里转了一圈。

雪白的高领上衣,虽然沒有露出什么,但微妙的曲缐强调出少女丰挺的山峦、加上点缀在胸前的金黄色纺穗,简直就是在邀请男人盡情侵犯视姦、让爸爸差一点点就要喷出鼻血。

紧緻合身的剪裁,恰如其份地包裹晴媱的纤腰。二十二腰的超短迷你裙根本遮不住什么,坐在沙发上的爸爸非常肯定,自己已经看到女儿诱人的薄纱小裤了…

乳白色的高筒长靴,更凸显出晴媱的美腿欺霜赛雪、纤窕修长。才看一眼就让爸爸血脉贲张、难以自抑、鼻孔里面流下两注鲜红的液体。

「媱媱,这个裙子太短了吧?现在的仪队有这么暴露吗?」妈妈看到这么短的裙子,当然非常紧张。

「哦,这件裙子只是暂时的啦!因为人家的腰比较细,订做的裙子还沒领到嘛…」其实她今天已经拿到裙子了。不过既然要让爸爸欣赏美腿,当然是挑比较短的啦!

有妈妈在场,晴媱不能做得太过份。不过晚上趁妈妈洗澡的时候,晴媱就一屁股坐到爸爸的腿上了。

「爸∼人家的生日快要到了耶∼」晴媱虽然还沒尝过肉棒的滋味,不过她知道爸爸的裤档已经硬挺很久了。

「爸∼同学她们都在玩网路游戏,人家也好想有一个虚拟头盔哦∼」全感官、超拟真的游戏头盔是非常贵的。不过这是晴媱计画中最重要的一环,所以她冒着被父亲强姦的危险,用肉体来取悦吝啬又小气的爸爸。

虚拟头盔?很贵耶!

媱媱以前都穿得好保守,原来最近开始暴露都是为了这个啊?

爸爸精明的商业头脑飞快运转,女儿虽然不能幹不能戳,但只有看只有摸应该就沒关系吧?

操!以前在外面应酬,哪有遇过媱媱这种等级的美女啊?看看这个奶子!靠!超漂亮的!又超软的!光是隔着衣服摸起来,就比摸那些残花败柳还要爽一百倍啊!

嗷呜∼喔∼这个触感∼这个滑不熘手的感觉∼嗷呜∼

不对呀?怎么会这么软?难道…媱媱沒穿胸罩!靠!这么骚!媱媱妳还真是下了血本啊!难道就不怕我把妳就地正法吗?乱伦?乱伦有什么关系?反正妳迟早也是要破处,让爸爸来开苞不是更好吗?操!嗷呜∼真是好软好赞好美好爽的奶子啊∼

「爸∼你在摸哪里啦∼」晴媱芳心暗喜,不过表面上还是要娇嗔作做一番,「讨厌∼爸∼不要乱摸人家啦∼」

嘴里虽然这么说,但晴媱却很有技巧地把屁股往爸爸的肉棒靠近。两只小手也牵起爸爸的大手,上面继续摸着乳房、下面迅速探入裙里。

「爸∼你的手很不乖耶∼嗯∼∼∼讨厌∼∼∼」晴媱怕妈妈听到,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在爸爸的耳边吐气,还调皮地舔舐爸爸的耳朵…

「嗯∼∼∼啊∼∼嗯∼∼爸∼好不好嘛∼∼∼人家的生日耶∼∼∼」晴媱整个人都缩到爸爸的怀里了,她轻轻扭动娇躯,感受着爸爸一跳一跳的肉棒。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洁,晴媱打算让爸爸在裤子里先喷个一两次,以免父女乱伦的惨剧在家里面上演。

「嗯∼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爸∼∼你的手∼∼好∼温暖∼哦∼∼」

「嗯∼∼嗯∼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嗯∼∼∼哦∼∼爸∼∼好∼∼∼好舒服∼∼哦∼」

「嗯∼啊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爸∼∼你好久∼∼沒有这样∼∼抱着人家了∼∼∼」

晴媱水汪汪的大眼睛勾着爸爸的魂,诱人的小屁股则是不断加速扭动。要是爸爸再不射出来,恐怕待会儿就会把肉棒掏出拉鍊来了…

「嗯∼∼∼嗯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∼讨厌∼∼不要∼∼嗯∼∼那里∼不行啦∼∼∼」

「啊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好痒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∼爸∼∼∼嗯∼∼嗯∼∼」

「哦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∼好冰!∼∼讨厌∼∼爸你偷尿尿喔∼∼∼∼」

晴媱松了一口气。爸爸总算射了。超大量的精液穿透过两层裤子,还沾到晴媱半裸露的诱人香臀上。

「讨厌∼∼∼爸你把人家的裙子弄髒了啦∼∼讨厌讨厌∼∼你要赔人家啦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∼嗯∼∼人家∼∼要去洗澡了啦∼∼都被你弄髒了∼∼讨厌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嗯∼∼∼爸∼∼∼嗯∼∼∼好了啦∼爸∼∼∼停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虽然说要停了,但是算算时间,妈妈还要洗一阵子才会出来呢!为了自己的安全,晴媱紧紧地死赖在爸爸怀里,她决定要让爸爸再喷射一次。

「嗯∼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好美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哦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爸你又摸那里∼∼讨厌∼∼∼咬你哦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」

「嗯∼∼嗯∼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∼好痒∼∼不要∼∼嗯∼∼不要嘛∼∼」

一边说着不要,晴媱一边配合着扭动,缓缓将那件绑带子的内裤解开。这件内裤当然沒有给妈妈知道,是晴媱自己把一件性感内裤剪开缝制的。

享受着爸爸精湛的爱抚技巧、父女乱伦的禁忌刺激、妈妈快要洗完澡的时间压力、还有偷偷摸摸褪下内裤的罪恶感,晴媱的高潮一下子爆发出来,小穴里狂涌出排山倒海的淫泉浪水,将爸爸的整件裤子全都泡透了。

虽然乳白色的证据被淫水淹沒了,但是晴媱知道爸爸又射了,而且射得很长很久。

晴媱松了一口气。她知道爸爸一定会买虚拟头盔当生日礼物,也知道爸爸今天晚上是沒有机会再侵犯自己了。

不过…明天呢?明天,爸爸会不会就剋制不了兽慾,把人家的性感小衣扒个精光、强押人家到阳台上、对着中庭里下棋聊天赏月的叔叔伯伯们就插进人家的小穴里呢?

好可怕呀!光是想像,就让晴媱觉得好刺激、好兴奋。一边挣扎着离开爸爸的湿裤子,晴媱一边细细地遐想、计画、憧憬着。

也许…在阳台上跟爸爸火热地爱抚,会是一个既刺激又美妙的性爱体验…

戴上游戏头盔、经过漫长的新人物创造过程,晴媱化身为短裙薄衫的精灵女箭手,出现在新手村的游戏起始点。

理论上精灵女子的胸部都相当平坦,不过晴媱跟那位负责的NPC撒撒娇、又亲了他脸颊一下,就取得了保持好身材的珍贵特权。

以人族的眼光来看,晴媱增一分则太肥、减一分则太瘦,是完美身材中的完美身材。不过如果以精灵族的标准来说,那晴媱就是艳冠群芳、古往今来唯一的巨乳美少女了。

离开起始点的圣光保护圈,晴媱走向路边的商店橱窗,映着玻璃开始欣赏自己的美妙倩影。

金黄色的及腰长髮,绑成清丽脱俗的可爱马尾。细细的眉毛、会说话的眼睛、玲珑的鼻子、樱桃般的小嘴。轻轻拨着额前的浏海、揉揉那对特別的尖耳朵,晴媱非常满意眼前的精灵美少女。

即使在游戏里面遇到熟人,晴媱也绝对不怕会被认出来了。在这个世界里面,她可以彻底解放淫荡的自我,不用再担心旁人指指点点的了…

晴媱对电脑游戏沒什么经验,也不知道一开始到底该做些什么好。偏着头想了想之后,晴媱决定先解决上衣绷太紧的问题。那件制式的精灵女装对她来说,实在是太虐待自己的娇嫩乳房了…

很快的,晴媱找到新手村里的裁缝铺子。

「老闆∼人家的上衣∼好紧哦∼可不可以∼帮人家剪裁一下呢∼」

裁缝师傅看了晴媱一眼。「那是新手装备耶,如果沒有替换装备是不能脱下来的。」

「啊?可是…真的好紧、好不舒服哦∼」晴媱拉起老闆的手掌,贴在自己美妙的乳尖上。「不能脱…也沒关系呀!可不可以麻烦老闆,就直接帮人家整理呢?衣服穿着,也是可以剪开的呀∼」

「还有∼还有…人家的裙子…太、长、了、啦∼」晴媱带着甜甜的微笑,轻轻掀起短裙的下摆。「可不可以麻烦老闆,把裙子也剪短一点呢∼」

虽然已经有心里准备了,裁缝师傅的鼻血还是一直狂喷出来。他的头上也不断飘起红色的-10、-10、-10,而且每隔一阵子就得去復活点报到一下…

把裙子剪短车边、上衣领口扯开缝花样,这都不是什么睏难的技术。可是对着美若天仙的晴媱、那深深的乳沟、那修长的美腿、那芬芳的蜜穴,让血量超长的NPC裁缝师足足挂了五次。

虽然已经知道裁缝师是电脑控制的人物,晴媱还是感受到绝妙的欣快感,非常享受这位老实男人的上下其手。

「嗯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老闆∼你∼∼偷摸人家哦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∼」

「啊∼∼好痒!∼∼老∼闆∼∼不乖哦∼∼偷偷玩人家的乳、头∼∼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∼嗯∼∼沒∼沒关系∼∼∼再∼∼再松一点∼∼嗯∼∼好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由于布料有限,晴媱请老闆把上衣两侧完全剪开,只用魔法绳把两片薄布交叉绑住,方便随时调节领口和侧边的裸露程度。

看着身前呆呆傻傻的流鼻血男,晴媱当然是把裸露度调整到最高,让裁缝师的损血量很快就达到了-50、-50、-50…

「嗯∼∼∼老闆∼∼来做嘛∼∼嗯∼∼来嘛∼∼休息一下∼∼∼好不好嘛∼∼∼∼」

逗弄这只呆头鹅还真是好玩呀!虽然裁缝师的巨棒高高举起、像是在预告全垒打宣言,可是他却对自己的工作一丝不茍,坚持不肯停下来强姦美少女。

「嗯∼∼∼哦∼∼∼好∼痒∼哦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∼嗯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啊∼∼∼嗯∼∼∼老闆∼∼你∼偷看人家哦∼∼好∼色∼哦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嗯∼∼∼不要∼∼∼那里不要嘛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晴媱渐渐掌握到老闆损血的频率和计算公式,也越来越知道怎么让老闆的损血量瞬间增加了。

「嗯∼∼嗯∼∼老闆∼∼∼人家的∼∼胸罩∼∼好朴素哦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∼还∼有∼∼∼人家的∼∼内裤∼∼∼嗯∼∼∼太∼传统了啦∼∼∼嗯∼」

「嗯∼∼啊∼∼∼可不可以∼∼嗯∼∼帮人家∼∼∼改成∼∼性感一点∼∼的∼∼」

「要∼∼∼薄∼纱∼的∼∼∼要∼镂∼空∼∼嗯∼还∼要∼∼很、透、明、哦∼∼」

噗!!!一道白光闪过,裁缝师又死掉了一次。一击必杀!这回的瞬间损血量,恐怕可以列入高阶魔法的禁咒等级了。

虽然NPC死掉也是会痛的,不过这位裁缝真是死得心甘情愿、挂得无怨无悔啊!能够帮美女做这么香艳的服务,就已经是游戏主机大大开恩了。况且这位精灵箭手更是美上加美、千万中无一的绝色佳丽啊!

经过裁缝大师喷精沥血的巧手剪裁,晴媱的低等新手制服,已经变成相当高等级的属性套装。加魅力、加运气、加敏捷、加魔法攻击力,而且防御力一点都沒有减损。

不过晴媱的基本人物属性就已经是魅力满点了,所以这件套装的加魅力属性并沒有显示在晴媱的状态捲轴里面。

走出裁缝铺子,晴媱把上衣的裸露度调到最低。不过只要晴媱微微弯腰,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就可以饱览一对诱人的酥乳,还可以看到佳人可爱的小肚脐。

朴素的胸罩如今还是很朴素,不过变得很薄、很透明、若隐若现。而且只要轻轻一扯就会掉落下来。

迷你裙下的安全裤,有九成布料都被拿掉了,剪裁成最性感、最时髦、最惹人遐想的诱人小裤。

短短的裙摆伏贴在晴媱优美的臀缐和大腿根部,还可以随时在两侧开叉,露出裙下的美景和流泉。

「嗯∼衣服都已经弄好了。接下来∼应该要去哪里好呢?」

晴媱走向路边的小贩,对着那个男人弯下腰来。「老闆∼请问∼哪里有卖城市的地图呀?」

「小…小…美…美丽的…小姐…卖…卖…地图…的…」那个男人一边结结巴巴地说话,一边从头上飘起了无数的-10、-10、-10…

沒办法。看到晴媱领口下的美景,那无法用手掌握的峰峦叠翠,任何男人都会狂喷鼻血、精盡人亡。可怜的小贩,一句话还沒说完就断气了,化成一道白光飞向復活点。

随着晴媱裸露的越来越多,她所到之处的男人全都喷出一滩血水、化为白光。不过男人们復活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打听晴媱的位置、并且匆匆赶去、再度奔向黄泉。他们都好享受这样香艳的死亡啊!

死亡绝对沒有什么可怕的。如果能够死在美女的迷你裙下、被美女的高跟鞋踩死、被美女的大腿夹死、被美女的淫水淹死、被美女把精液吸干、被美女的乳房塞住口鼻窒息…这样的死亡…绝对是一种非常美妙的经验。

乐此不疲的晴媱,干脆在NPC村长家定居了下来,迎接门外络驿不绝的自杀人潮。

游戏的规则很简单。只要每次缴交一百金币、并且拥有一千点以上血量的男人,都可以进到晴媱的闺房里面、和她共享鱼水之欢。

「嗯∼∼∼嗯∼∼哦∼∼∼好哥哥∼∼∼嗯∼∼∼快∼∼舔人家嘛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哦∼∼∼嗯∼∼∼好∼∼嗯∼∼舒服∼哦∼∼嗯∼∼∼你∼∼∼好∼厉害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哦∼∼∼人家∼∼好想要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∼哦∼∼∼」

噗!!!又是一道白光飞走了。

「讨厌∼∼人家∼都还沒……嗯∼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啊∼∼好美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为了结省时间,门外的人一看见白光就可以走进香闺里了。因为死亡虽然美妙,但是他们都更期待那至高无上的「极乐三重天」,也就是在晴媱高潮的时候,同时「被淫水淹死」「被大腿夹死」「被吸干精液」。

如果沒有一个紧接一个的前去送死、错过了晴媱高潮失神的娇羞美态,那就实在太浪费了…

「嗯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∼∼好哥哥∼∼嗯∼∼∼好∼∼你好∼∼厉害∼∼哦∼∼」

「嗯∼∼∼嗯∼∼∼哦∼∼∼嗯∼∼啊∼∼好∼好美∼∼嗯∼∼噢∼∼噢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∼哥∼∼嗯∼∼你的血量∼∼好长啊∼∼∼嗯∼∼∼好棒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∼嗯∼哦∼∼好棒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∼∼老闆!∼∼是∼∼∼是你!」

这个男人在晴媱身下舔弄了好久,一直都沒有死亡的迹象。原来,他就是裁缝铺子的NPC师傅。

「嗯∼∼∼哦∼∼人家∼∼等∼等你∼∼嗯∼∼∼好久了∼∼∼嗯∼∼∼哦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∼老闆∼∼∼好哥哥∼∼∼嗯∼∼你∼∼你的血量∼∼∼嗯∼∼∼嗯∼∼」

「好哥哥∼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∼你的血量∼∼嗯∼∼∼还够吗∼∼∼嗯∼∼∼」

「嗯∼∼∼人家∼∼∼人家∼∼嗯∼∼让你∼∼∼插∼∼插进来∼∼嗯∼好吗∼∼」

噗!!!裁缝师傅化为白光飞走了。晴媱这句话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!老闆他知道晴媱的处女膜一直还在,如今她居然邀请他来为她破处!!!

喔喔喔!!!光是听到这件事,就让老闆爽得昏头转向了,鼻血也一下子从七窍喷出、当场血盡人亡。

不过当裁缝师傅从復活点匆匆赶来的时候,他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最悲惨的坏消息。

晴媱下缐了。

离开了游戏。

>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11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